我们没有墙! 那我们爱的是谁,恨的又是谁?

我们没有墙! 那我们爱的是谁,恨的又是谁?

我们没有墙! 那我们爱的是谁,恨的又是谁?

一早起来浏览论坛,发现各大头条又被特朗普的演讲霸屏了。

说实话长久以来对特朗普的印象并不是特别好,主要还是在于他太精明、太强悍,什么都美国优先,别国的利益弃之如敝帚,不按大家约定俗成的国际关系套路出牌,那除了美国人之外又有多少人能真心喜欢他?

不少中国朋友的共识就是,

古话说得好:商人重利轻别离。但特朗普的最新演讲却让我眼眶有些湿润。

这是一个关于墙的故事。

特朗普任内首次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向全国发表的讲话,通篇围绕美墨边境的修墙而发。外界评论他试图说服更多美国人支持筑造边境“隔离墙”。

此前,美国国会民主党人视“筑墙”浪费钱财、低效、缺乏道义,坚持不放行包含筑墙费用的拨款法案,联邦政府部分机构因而“关门”进入第18天。

特朗普的一句话让我心有戚戚焉:一些人认为建一堵墙是不道德的。但是,为什么那些有钱的政客要在自己家外面建上围墙、栅栏和大门呢?他们不是因为恨外面的人才这样做,而是因为爱里面的人。

这是一句振聋发聩的话,很难想象这出自一位似乎是“重利轻别离”的“商人”之口。而与此同时,这也是人类生存和繁衍生息的常识好不好。

我下一秒就联想到某位政治家的豪言壮志:对于那些逃离迫害、恐怖和战争的人来说,加拿大欢迎你,不论你的信仰是什么。多元化是我们的力量。

后者的立意是不是看上去要比前者高上很多?

什么鬼?谁赋予你这个不加选择欢迎所有人的权利?是全体国民表决通过了吗?还不是因为你们拿到多数席位,大家都没有办法而已?

要是有谁跟我辩论说,这就是加拿大民主制度的体现,我倒还真没话说。民主,演绎到一定程度就成了“民阻”,这又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

其实,大麻合法化什么的,都是民主制的体现无疑。但我一介草民,不懂什么高深的政治理论和政治觉悟,只知道用Common Sense来思考问题。

我在想,自己年幼的孩子,将置身于大麻合法化和非法难民自由化的境地中,危险无处不在,四面环伺,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我的幼儿和无数加拿大国民和合法移民一样,成为所谓政治正确和道德绑架的最大牺牲品,他们不愿意,但没得选。

那么跟“商人”特朗普比起来,这些不修墙的人,他们爱的是谁,恨的又是谁?

加拿大社会越来越乱是不争的事实。可能有人要说:又没有证据确定是非法难民干的。但社会应用的是排除法,首先要排除一切隐患,而不是当事情在某人身上100%发生之后再来做无谓的补救。这也是Common Sense好不好?

“如果人生被残酷粉碎并彻底摧毁的是你的孩子、你的丈夫或者你的妻子呢?”特朗普在自己的黄金时段讲话中发出了“灵魂之问”。他在讲话中力陈建造边境墙的重要性,警告人们南部边境危机将演化为“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一场心灵危机和一场灵魂危机。”

在过去的两年里,(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逮捕了26.6万名有犯罪记录的外国人,其中包括被指控或被宣判的10万名涉嫌暴力袭击的罪犯、3万名性侵嫌犯和4千名暴力杀人犯。这些年,有数千名美国人被非法入境者残忍杀害,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将再失去数千条生命。

美国不欢迎他们,并可能用墙挡住这些人,那他们会去哪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