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谋“国际学校”?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谋“国际学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过完年一回到深圳,李鑫就开始忙着预约各种“国际幼儿园”的校园参观活动。

她的儿子刚两岁。照她的计划,今年9月,儿子应该进入一所国际幼儿园的“托班”。不仅是为了提前让儿子适应集体生活,更重要的是想让他为之后在国际幼儿园、国际小学、国际中学的双语环境中学习、生活打好基础。

连续几个周末,李鑫和丈夫、公婆的时间都被逛学校占据。不只是看托班,他们还看了一些幼儿园,甚至一些小学和中学。

“你可能要笑我,我的孩子才两岁,但我竟然已经为他在筹谋该读什么样的中学、大学了。”李鑫告诉界面记者,“但是父母之爱子,不就是为之计深远吗?而且教育这件事,真的要提前做规划。我们想好了要让孩子接受国际化教育,那么凡事都可以尽早准备。”

国际学校正成为越来越多中国80后、90后家长群体为孩子择校时的选择。这类学校早不再是个新兴、小众的事物。

根据中国国际学校行业研究平台“新学说国际教育研究院”发布的《2018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2010-2018年,中国大陆地区的国际学校总数由384所上涨至821所;2016-2018年,中国大陆地区国际学校数量年增长率均超过10%,2018年更是一年增长87所,实现近12%的增幅,创下历史最高增速。

李鑫生活的深圳也经历了国际学校的快速增长期。

专注于深圳国际教育市场研究的自媒体人罗不胖参与整理的《深圳国际学校地图》显示,深圳目前已招生的国际学校和机构至少有60所。逛逛本地论坛,或是在家长微信群里泡上一阵子,会更直观地感受到增长期远未结束——三不五时就能听说有数所国际学校即将在明年、后年开学。看单位写字楼或是住宅楼的楼宇电梯广告更新频率,也能发现这一点:一年四季都能看到又有新学校将在深圳开学招生的海报。

越来越多中国家长的选择

国际学校数量增长的背后,是中国有经济实力家庭数量的增加。

目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国际学校学费均价都超过13万元/年。部分高中学段的学校一学年学费可超过30万元。部分幼儿园的一学年学费也能达到20万元。“新学说”研究咨询部总监苏恒良向界面新闻表示,国际化教育的可支持群体家庭的年收入一般需要达到100万元以上。

瑞士信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2000年-2015年,中国年收入在1万-10万美元(约合7万-70万元人民币)区间的人口增加了3800万人,2015年达到1.09亿人,成为全球最大的“中产”群体。到2017年,这一数字将增长到3.9亿人。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新中产圈层白皮书》称,以一线城市年家庭收入30万-150万元、新一线及其他城市家庭年收入20万-150万元为标准,截至2018年8月,中国大陆地区的“中产家庭”数量已有3321.4万户。

这些家庭的壮大成了国际学校在中国蓬勃发展的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此类家庭的家长拥有海外留学经历,绝大多数都接受过优质高等教育、有份体面的工作。对孩子的教育有更多的规划,对国际教育有更多的期望。

姚远夫妇俩都是15岁就赴英国留学的海归。他们的两个孩子均就读于深圳一所港资背景的国际化幼儿园,一个上大班,另一个上中班。多年海外教育经历让他们夫妇更偏好和信任国际化教育。姚远说,两人很早就达成共识,在高中甚至更早的学段,就会送孩子出国留学。对于低龄阶段的基础教育,更倾向于选择提供国际课程的学校。

李鑫和丈夫都毕业于国内知名大学。但在外企工作、与海归共事的经历,让他们希望孩子接受国际化教育。

李鑫的父母认为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上个好大学,之后能找个好工作,从而有好生活。李鑫和丈夫对儿子有不同的期许,自己可以为儿子的未来生活打下一定的经济基础,儿子需要做的是接受更为多元化的教育,“能有更开阔的视野,能学得更快乐,能凭着兴趣去选择学什么,而不只是单纯地去想生计问题。”


与公立学校完全不同的学习方式被许多家长所看重。图片来源:深圳曼彻斯通城堡学校

对应来看国际学校的宣传策略,会发现尽管不同学校各有特色,传达出的核心内容万变不离其宗:强调对非应试教育的坚持,对孩子个性和天赋的保护,以及对外语能力、综合素质、文体特长的培养。通过这样的宣传,国际学校将自己与主流的公立教育进行了区分,吸引姚远、李鑫这样主动在公立体制外寻找教育机会的家长。

不过,也有不在少数的家长是相对被动地选择国际学校。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获得优质公立教育资源,从而不得不转投国际教育。

比如,一些家庭无法获得优质公立学校的学位。类似情况在北京、上海等一线、新一线城市很多见,在深圳这座历史短,但发展速度快的城市更突出。

据一位在国际教育行业从业多年的人士介绍,以深圳的义务教育学段为例,口碑好、教学质量过硬的公立学校资源集中于“关内”区域,即罗湖、福田、南山、盐田四个城区范围内,学位历来紧张,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才落户这些区域,紧张度还在不断增加。这使得户籍处在这些区内的部分家庭,以及“关外”的许多家庭,会选择国际学校作为子女获取优质教育的备选项。

此外,子女为非中国大陆籍身份的家庭也只能选择送孩子就读国际学校。深圳由于毗邻香港,有个更特殊的情况。“深圳有很多孩子在香港出生,但是在深圳居住,他们原本需要到香港上学,因此如果深圳能有优质的国际教育资源,这部分家庭也会有需求。”深圳曼彻斯通城堡学校董事局主席吕建军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

“五花八门”的国际学校

深圳曼彻斯通城堡学校是英国私立学校曼彻斯通城堡学校(Merchiston Castle School)的首间海外分校,于2018年9月首次开学,属于深圳国际教育市场里的“新人”。吕建军是该所学校的投资人,他的大儿子曾是英国曼彻斯通城堡学校的学生。

吕建军说,之所以想到投资办学,一方面是由于儿子入学后的正面变化,希望让更多在中国的孩子也能从国际教育中获益;另一方面,在对北上广深四座备选城市做了市场调查分析后他认为,深圳的市场还有潜力,而且这不光与需求端的井喷有关。

“深圳的国际教育市场还有很大的缺口,”他说,“在深圳打国际学校牌子的学校很多,但是真正符合国际学校办学条件的不多。”

事实上,国际学校一直都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在不同的场景下,被不同的人解释,会有不同的意义。不光家长容易搞不清,在业界也至今没有统一的说法。

一个相对被广泛接受的解释是,国际学校是以出国留学为目的而培养学生的学校或教育机构,涵盖幼儿园、 小学、初中、高中学段。

“新学说”在《2018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给出了一个更严格的定义:国际学校是“需要获得各类国际课程机构或质量保障机构认证的学校”。

在中国的国际学校中,被采用最多的认证教育体系或是课程是IB、A-Level和AP。

IB(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是一个面向3-18岁学生的“终身教育”体系,由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zation(国际文凭组织)认证。它被业界称为“国际精英教育”项目,对于课程连贯性要求高,一般多被9年或12年一贯制学校采用,但也有一些学校会提取该体系的部分课程内容,作为自创课程的框架。

A-Level和AP则分别是英国高中课程和美国大学预科课程,可以被看作通向英国和美国大学的敲门砖。

除此之外,中国还有少部分的国际学校采用包括加拿大、澳洲课程等在内的其它国际认证课程。

这些课程往往会对应一个或少数几个高校留学目的地,比如主要采用A-Level课程的学校往往毕业生大多都会赴英国及英联邦国家大学留学。所以,一些家长在了解和选择学校时,会以课程作为一个给不同学校做分类的维度。

对于国际学校更常见的一种分类方式是以学校的招生资格为依据。目前市面上的国际学校主要可以分成三类:公立学校国际部(班)、外籍人员子女学校,以及民办双语学校。

公立学校国际部,设立的初衷是为外籍家庭的孩子提供在中国学校学习的机会。学生之后可以参加中国大学的入学考试,也可选择申请海外大学。

容易令人混淆的是,一些公立学校也设置了国际班性质的国际部,比如在深圳比较有名的有深圳中学国际部、深圳外国语学校国际部等。这一类项目原本是公立学校为已决定放弃高考、出国留学的中国籍学生而专门开设的教学班级,而后渐渐成为成熟和独立的国际教育招生项目。

由于名校不错的升学率表现,此类项目曾是家长关注的热门,一度被视作风口。但从2013年起,教育部对公立学校开设类似项目的政策有所收紧。不少学校陆续停止了国际部、国际班的招生。近两年,新增的公立学校国际项目已不太多见。

目前更有存在感的是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和民办双语学校。

外籍人员子女学校是指专门招收非中国大陆籍学生,并教授国际课程的学校。深圳曼彻斯通城堡学校就属于该类。

这类学校曾经主要由各国驻华大使馆、领馆牵头成立,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有使领馆的城市。而后,更多海外知名教育品牌通过自主办学,或与中资企业合作办学的形式进入中国市场,壮大了这一学校类型的市场规模。

与之对应,民办双语学校才是被更多家长所关注的“国际学校”,指的是招收中国大陆籍学生,并安排国际课程的学校。部分学校也可同时招收外籍学生。

根据“新学说”发布的前述报告,民办国际学校在全国范围内成长迅速,在整个市场的规模占比已超过50%。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则在近几年增长乏力,这不仅源于外籍生源的减少,民办国际学校的崛起也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外籍学生。

短短数年间,民办国际学校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这可能是中外资本共同扎堆的结果。在一定时期内的利好政策驱使下,一些地产集团在过去几年也掀起了办学热。不少海外教育品牌,也开始看重不断壮大的中国市场。包括惠灵顿公学、哈罗公学等在内的国际教育老牌纷纷都开始建设自己集团的民办教育品牌,例如惠灵顿集团旗下的民办惠立学校已在杭州、上海招生,而哈罗旗下的哈罗国际礼德学校也宣布将在深圳、重庆、珠海等城市建校。

国际学校到底多国际?

与外籍人员子女学校相比,民办国际学校的国际化程度相对容易“打折”。最主要的影响来自教学环境的营造和课程的设置。

“双语教学”是民办国际学校最容易打的擦边球。

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吗?

点右边奖杯,点个赞⤵

平均分: / 5. 评价数:

太好了,这篇文章对你有用...

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你没用...

让我们改进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