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教育,正在毁掉家庭的幸福

过度教育,正在毁掉家庭的幸福

香港记者屈颖妍写了一本名为《怪兽家长》的书。

在成为全职太太之前,她是《壹周刊》的副总编。

辞职后,她感叹管好三个孩子,比做好一本杂志难100倍。

更重要的是个人幸福感的缺失。为了孩子的学业,亲子关系越来越差,没时间经营夫妻关系。

有一次大女儿问她:“妈妈,为什么你不笑的?”她才明白,原来做了学龄儿童的家长,她都不会笑了。

“怪兽家长”一词源于日本,指那些为孩子成绩抓狂的家长。

日本作家林真理子在小说《平民之宴》里,温和地讽刺了中产阶级怪兽家长。

尽职尽责的母亲由美子与童年被补习班填满的儿子翔,母子之间缺乏爱的交流,更像一种功利的结合:妈妈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孩子的分数,而孩子也只能用分数换来母亲的笑容。

翔高中厌学,退学去网吧打工,排斥母亲描绘的一切蓝图与愿景。

他像一个疮疤,横在这个中产家庭的房梁上,夫妻两人彼此埋怨,好像有了这个“人生失败”的孩子,他们的人生也随之失败了:败得彻底,却败得不甘。

这几年,我看到太多成年人,当孩子开始读书,父母就开始焦虑、争吵,慢慢失去笑容。

他们有些曾经坚信要给孩子快乐的童年。

然而当孩子刚读小学一年级,功课跟不上,考试垫底,他们关于教育的自信瞬时垮塌了。

屈颖妍说,大女儿上一年级,她也很懵。

忽然发现老师不教乘法口诀,直接布置乘法作业,而班里只有她女儿和另外一个小男孩没上过学前补习班。

“幼儿园学小学的,小学学中学的,中学学大学的,大学才开始学怎么玩。”这种大环境说多了都是泪。

作为家长,只有两个选择,或者与大环境共舞,或者甩开大环境,尊重自己的教育理念。

在两者之间骑墙,家长最痛苦,孩子最遭罪。

现实中,太多家长在骑墙。既不想让孩子成为功课的奴隶,又见不得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我一个朋友,自己开公司,在大多数人眼里已经非常优秀。

但孩子读初中,成绩不好,她整天像祥林嫂一样,后悔当初没全职在家带孩子。

她说如今得到的所有荣誉,都抵消不了孩子学习不好这一个污点。

她儿子我见过,独立性很强,为人处事非常成熟,虽然成绩不好,但特别自信。

跟她妈说“我唯一的缺点也就是成绩不好了”,把她妈气得翻白眼。

我问她,有个这么阳光的孩子,你不觉得欣慰吗。

她干脆地回答:

虽然我知道成功有千百种,但还是希望我的孩子只有一种成功,就是上名牌大学,进全球大公司。你知道吗,现在企业家开会,都不流行说自己企业有多牛了,都在炫娃。这家孩子考上了剑桥,跟查尔斯王子是校友,那家孩子上了哈佛,跟奥巴马是校友。

我没好打击她:你知道现在学霸竞争有多惨烈吗?

如果你当初辞职回家,说不定学霸没培养出来,还母子成仇兼心脏病患了。

做了父母,孩子的成败就成了我们自己的成败,甚至我们可以忍受自己的失败,却不允许孩子失败。

我们没有“孩子是孩子,我们是我们”的边界意识;没有“人生真实活过,就不算失败”的教育理念。

去年发生在湖南沅江的弑师案,班里学习最好的孩子亲手杀了对他最好的班主任。

杀人者16岁,人生理想是读一个二本院校,过轻轻松松的生活。

然而无论班主任还是父母,都对他寄予厚望,如果不考第一名,父亲就打他。

什么样的苦,可以让一个学习成绩亮眼的男孩,心理扭曲到对老师拿起刀?

当他被迫成为一道曙光,照亮全家的时候。

这样的故事似乎离我们很远。但有一种故事离我们很近。

就是当孩子开始读书,他的学习状态、他的成绩就是全家人的晴雨表。

夫妻不能好好说话,因为一个是狼妈,一个是羊爸,或者相反。

丈夫开开心心进门,想跟太太说点有趣的事,妈妈一句孩子这次又没考好,两人瞬间都像被霜打的茄子。

妈妈陪孩子写作业,一言不合就怒吼,爸爸嫌弃妈妈臭脾气,却换岗两分钟不到,就对孩子挥起老拳。

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吗?

点右边奖杯,点个赞⤵

平均分: / 5. 评价数:

太好了,这篇文章对你有用...

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你没用...

让我们改进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