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留学行业2019有哪些变化?

深度解读:留学行业2019有哪些变化?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中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7 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了 60 万大关,达到 60.84 万。这一趋势在 2018 年得以延续。2019年又会有怎样的变化,在此有着多年行业经验的半根筷子为大家独家分析。

美国留学签证数量大幅缩减

2016财年(前一年10月到当年9月)美国共新发放给中国大陆学生148,016个留学签证(简称F1),2017财年共发放了112,817个F1签证,2018财年共发放了98,902个F1签证。

18财年比17财年减少13,915个, 17财年比16财年减少35,199个。18财年比16财年减少49,114个,近减少1/3。

留学签证发放量接近于新生入学数,从签证发放数量上至少能看到美国留学市场是如此萧条。而市场上超过半数的中小留学机构和语培机构,都是以北美业务为主,数据从某大面上解释了自2016年起,中小机构高度痛苦的感受从何而来。

美国研究生申请人数稳定无增长

美国产品线可以分三个层:美研、美本、美高。

我们先看一下CGS(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于2019年2月发布的两张表格:

table 9:按照国家和地区分类的自2012年秋季入学至2018年秋季入学申请数变化(简称:申请数变化图表)

table 11:按照国家和地区分类的自2012年秋季入学至2018年秋季入学新生入学数变化(简称:入学数变化图表)

这次是我第一次在文章中放入申请数变化图表,我们从此图表可以看到16/17 中国学生申请数减少1%,17/18中国学生申请数变化0%。

回过头来我们来看看入学数变化图表,16/17中国学生入学数增长5%,17/18入学数无增长。

从这些数据我们最直观的可以看到就是美研整个群体在整个美国业务大幅缩减的同时,要么保持了微幅的增长,要么没有变化。

对照着两张图,我特别想说一下题外话,根据申请数和入学数之间的数据对比,我们可以简单的看到,研究生群体并没像很多无良自媒体宣传的,由于美国签证政策收紧而受到巨大影响。

如果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应该是申请数增加,而入学人数不变或减少,又或者入学人数减少的幅度大于申请数的增加。

当然签证也确实是收紧了些,但是对比起那些由于乱做签证导致拒签的留学公司来说,基本上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2008年以来美签放开至今,由于签证难度的大幅降低,导致了很多签证服务人员都不懂签证。签证政策一旦收紧一些,一瞬间就暴露了这些人员的业务水平,并把拒签全都归结在政策上。政策:这个锅我不背!

美国高中申请市场柳暗花明

在美国整个线条上,除美研之外,美本、美高、社区大学、去美国读语言学校的群体均出现了不同程度大幅缩减。

其中社区、语言学校已经连续多年处于下滑的状态了,美高和美本实际上是这一轮美国业务收缩的重灾区。

但是美高的收缩比美本来的更早一些。当年那种人人都是美高校代的盛况早已一去不复返,剩下的美高业务公司也凤毛麟角。

但就在当前美高业务持续收缩的状况下,存活下来的美高校代的日子反倒是宽裕了许多。其实这也好理解,原来100个人抢20个客户,现在是10个人抢10个客户。

并且一直以来,美高收缩的群体多数集中在走代理院校的代理制业务上,而在申请制业务上,不仅没有缩减,反倒是还有微幅增长。美高的客户群体,不理性出国的因素渐渐褪去,开始转向准备充分的理性出国选择了。

美国本科申请真正收缩重灾区

美国本科申请业务之前的状况大有当年美国高中的架势,人人都去做美本,人人都去做SAT。就是看中了低龄市场的高客单价,高消费能力。

不仅仅是大公司频频布局,连创业的小公司也如雨后春笋。投入其中的个人不乏各个公司的业务骨干、名校海归。甚至金发碧眼的名校高级花瓶也都不算是稀罕货。

《思考快与慢》这本书里有个观点我很赞同,对于一个商业影响最大的,是市场环境。

由于美国大学的学费昂贵、大部分家庭经济出现恶化、对中美关系不确定性的忧虑、安全问题、对签证政策的忧虑,直接从账面冲击了美国低龄留学的市场。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无论留学机构,还是培训机构,不难受才怪呢。都指望着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结果三年过去了还没开张。

短期来说,美国业务由于种种原因会有反复。但是不会很远的明天,走过特定时期,还是会快速走出谷底。

英国业务增长快,但后市不可预期

2019年3月18日英国政府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英国新颁发给中国大陆学生的Tier 4学生签证达到10万左右,比上一年度增长13%

我们看一下2018年全年(非财年)美国共颁发给中国大陆学生97,683个F1(留学) 签证。英国超过美国,一跃成为中国留学生最大目的地国。

虽然,英国已经一举超过美国成为中国学生的第一大目的地国,但是单从留学机构的产值上来说,无论是美国留学申请的客单价上,还是从TOEFL、SAT、GRE、GMAT培训的客单价上来说,美国产品线的产值都远远超过英国产品线。更不用说在美国产品线上,还存在背景提升等巨大价值的留学附加产品的购买潜力。单从产值上来说,还没有任何一项业务可以望其项背。

英国业务的火热确实如数字表现的一般,自2017年以来,英国业务为主的公司,业绩大都还不错。但是在2018年年底到2019年年初,录取结果大大的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保底的学校都被拒了!』在一次闲聊时一个英国顾问说到。

由于英国为非移民国家,国家小,学校少,人口也不多,所以对单一国家留学生的容纳数量也是极其有限的。导致了录取标准的水涨船高。

英国本科申请业务的『小』变化,我们先看一下UCAS January Deadline Analysis Report 2019中的图表3:

中国大陆申请者数从2017年的11,915人增长至2018年的15,880人,增长近1/3。

英国本科申请的增长,一方面单纯对英国感兴趣的学生确实在增加,另一方面英美同档次的学校申请难度英国更小,原有对美国各方面政策有忧虑的学生,选择申请英国作为双保险或者三保险。之前在英国的中国大陆籍留学生在整个留学生群体里不到10%。所以英国的本科业务在未来存在一定的发展潜力

英国业务对中小企业本身不友好,在开口端,客单价低,获客成本控制难度高,而这通常是中小公司的泪点。

在产品端,由于英国业务高度依赖院校资源,而目前大部分英国院校都不再新签任何代理,中小公司不仅强行被中间商赚差价,产品也有大半被人攥在手里。

由于英国业务是留学行业里最早开展的代理制为主导的业务,所以各个大机构产品成熟度比较高。也就是竞争对手更加强大。

欣欣向荣但看上去很美的澳洲

在2018年年底,出于工作需要,我们的小创业团队做过留学行业的全网流量监控。从流量的价格来说,最贵的是澳洲,其次是日本,第三才是美国。(此数据仅代表当时)从这个数据上至少能看出澳洲作为中国学生的第三大目的地国,火热程度依旧。

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吗?

点右边奖杯,点个赞⤵

平均分: / 5. 评价数:

太好了,这篇文章对你有用...

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你没用...

让我们改进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