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大选即将来临 联邦自由党将再度使用恐怖战术

联邦大选即将来临 联邦自由党将再度使用恐怖战术

《环球邮报》7月14日发表的一篇社论文章称,在2005年底和2006年初,联邦自由党为了将哈珀(Stephen Harper)领导的,已经执政十年的联邦保守党赶下台,他们发布了一系列攻击广告,试图将哈珀描绘成一个崇尚激进的美国保守主义,蔑视加拿大价值观,并依稀带有法西斯主义色彩的政客。

这些长达30秒的插播广告指责哈珀从事各种不符合加拿大利益的活动。其中一则广告声称哈珀的竞选活动可能是由美国的右翼团体资助。广告称:“他们有钱,他们可能帮助了他,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也不会说。”

但是,更糟糕的是,还有广告指称哈珀已经计划好一旦当选,就会派遣军队进驻加拿大的各个城市。在低沉的铜鼓背景声中,一个画外音响起:“加拿大的城市,拿枪的士兵。在我们的城市里,在加拿大。”

联邦自由党的所有广告都是以该党的竞选口号结束:“选择你的加拿大!”加拿大选民随后做出了选择,哈珀在2006年的大选中获胜组建少数政府,在2008年再次获胜得组少数政府,在2011年又赢得多数政府。联邦自由党的广告显然没有起作用,因为加拿大选民认为它们都是一派胡言。

社论称,在13年后,我们又迎来了大选季,联邦自由党现在又在尝试使用同样的抹黑战术,以避免在今年10月的大选中落败。

尽管在2015年的大选中以绝对优势击败对手,成功组建多数政府,但近期的民意调查显示,联邦自由党与联邦保守党的支持率不相上下。联邦自由党政府未有兑现竞选改革承诺,以及爆出两名高级部长和总理首席秘书辞职的丑闻,都会对执政党造成不利影响。

但是,尽管许多选民已经显露出对刚刚度过一个任期的特鲁多政府感到失望的迹象,但他们对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并不熟悉。就像在2006年参加竞选的哈珀一样,谢尔担任联邦保守党党领甚至还不到两年时间。换句话说,也就是他还是个未知数。

因此,联邦自由党又在故技重施,试图将谢尔描绘成会对加拿大价值观构成威胁的人。比如,联邦自由党最近在转化疗法问题上虚伪地发声,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转化疗法是试图将LGBTQ性少数群体转变为异性恋的失败做法。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加拿大心理学会(Canadi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美国精神病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和美国医学协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都曾对这种疗法表示谴责。

在今年2月,一名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发起请愿,呼吁众议院禁止对未成年人进行转化治疗。这份请愿书很快就获得18,000个签名,但在今年3月,特鲁多政府表示尽管其反对这种做法,但不会采取具体措施禁止转化疗法,因为这属于省级司法管辖权范围,此外,如果某人被迫接受违背其意愿的治疗,由此涉及的绑架、强制禁闭或攻击案件可以依据《刑法典》中规定的犯罪行为处理。

这可以说是一个合理的回应,但LGBTQ社区并没有因此而风平浪静。因为面对强烈反对,联邦自由党政府在今年6月突然宣布正在研究相关的刑法改革,以便能够“更好地预防、惩处和阻止这种不足信且带有危险性的行为。”

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呢?有媒体询问谢尔是否支持联邦自由党的假想的刑法改革。谢尔当时回答称,他和他的政党“反对任何形式违背他人意愿强行试图改变某人性取向的行为”,但他会等到提议的改革出台后再做回应。

谢尔的回答非常合情合理,但在几个小时后,他就被自由党国会议员及其发言人描绘成没有兴趣保护LGBTQ群体,并且缺乏同理心的人,这些自由党人所持的立场和他们的政党完全一致。

《环邮》的社论称,这是一个可笑的低级攻击。如果联邦自由党据此炮制出2006年式的竞选广告,那广告词差不多会是这样:“安德鲁•谢尔是否反对转化疗法?他说他反对,但实际上,他可能并不反对,他究竟隐藏了什么?”

这种攻击广告在当年没有起作用,现在也一样行不通。加拿大的选民多是持温和政治观点,他们在加拿大的联邦大选中决不会在左右之间激烈摇摆。联邦保守党执政十年并没有将加拿大变成北方的阿拉巴马州。选民完全有理由投票支持联邦自由党,或是反对联邦保守党,但要谨记的是,不要被过时的恐吓战术所迷惑。

来源:大中资讯网

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吗?

点右边奖杯,点个赞⤵

平均分: / 5. 评价数:

太好了,这篇文章对你有用...

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你没用...

让我们改进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