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3

不是中医没用,而是你没见过真正的中医!

我们中医诊断学的老师上课的时候给我们讲了一个脉象,叫雀啄脉。其脉如名,七死脉之一。

后来老师说,她的老师临走时把她叫到床边(当时她值班),笑着对她说:「你来把把我的脉吧,这个很稀少的,叫雀啄脉。」

我觉得厉害的中医,大抵如此。

白天抄方看病,晚上读书讲经。我在伯父身边度过了五年典型的中医师徒相授的学习生涯。

二伯最后一次教我,是临终前的一刻。

那是 1987 年 1 月 17 日,春寒料峭,二伯病危。等我赶到他身边时,经过他学生们的抢救,他能坐起来了,面色潮红,精神尚好。大家松了一口气。

二伯一会儿招呼伯母,给参加抢救的学生煮荷包蛋下面,一会儿喊我接尿。当我刚把尿壶凑上去,二伯忽然抓住我的手,叫我摸他背上的汗,连声问:「摸到没有?摸到没有?这就是绝汗,『绝汗如油』啊!」

话音刚落,便气绝而亡。

二伯用他生命迸发的最后一闪火花,为我上了最后一堂课。这是怎样的一堂课啊,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我亲历最厉害的中医,应该是上海岳阳医院的李大夫。他的针灸进针不疼,也没啥感觉,据说是一种手法,和那种尽量得气有酸麻感觉的针灸方法不同。

去年因为颈椎疼,无论怎么锻炼都没用,脖子一直感觉又疼又紧绷。结果到了诊室李大夫轻飘飘扎了三个针,一下子疼痛全消失,像是六七年的担子被放下了!太厉害了!

而且第二次去扎针的时候,李大夫轻飘飘三针扎过,随口问了一句:晚上睡得如何?我说:颈椎疼,睡得时候总觉得容易醒。李大夫说:那再给你一针,晚上睡个好觉!手一抬扎到头上。结果晚上回家十点不到就开始瞌睡,早上八点起床!

我认识一个老中医,现已年过七旬,相识十八年。

那是 90 年代,中国还没有流行抑郁症这个词语。在温饱问题尚未解决的年代,此病身边基本无人可以理解。彼时我妈患病,精神濒临崩溃,家庭摇摇欲坠。历时三年,望闻问切,彻底痊愈。此役让我深刻明白了什么叫指东打西,什么叫悬壶济世,堪称神迹。

我每年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在口腔溃疡,生活质量一塌糊涂。为了治疗,自己买过各种西瓜霜、冰硼散,均不见效。试过各种偏方:白糖、蜂蜜、 VC 片。

也吃过天然维生素、葡萄糖酸锌片,基本只是心理安慰。甚至去医院验过血,身体各种指标正常,但是就是不停的口腔溃疡。

此医把脉之后,赠我三个字:肝火旺。药方一个:同仁堂龙胆泻肝丸,一天两次吃一个月。谨遵医嘱,彻底治愈。八年顽疾,一朝解脱。

我于 2013 年 5 月不幸得了慢性附睾炎。西医宣布放弃治疗,无法痊愈,转而求助于他,此时病症已经较为严重,疼痛已导致无法行走。

现在回想,那时的天空都是黑色的。因中医见效太慢,治疗期间无数次的心灰意冷,在家人的鼓励下坚持了下来。终于历时一年零八个月,基本彻底治愈,保证生育能力,且无后遗症。本人于 11 月 16 号顺利参加合肥国际马拉松。感激涕零。

此人看病过程:患者基本上只需告诉他自己哪里不舒服。把脉之后,剩下的你就只用听他叙述,包括你的日常生活,饮食习惯,不良嗜好。他皆可如数家珍,每次见他我仿佛都是赤裸而行。

我见过医德最高的医生是原来上海第二人民医院的张医生。我因为长时间的干咳,久治不愈,能用的药都用过了,最后在西医的建议下找找中医调理。

经人介绍去了张医生家看病。开了一周的方子,吃了三付药,第四天早上醒来仿佛没生过病一样!后来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调理,增强体质。和医生熟悉后就开始咨询是否需要食用一些燕窝补补肺?

当时张医生的话让我触动很大,大致意思是说:「作为一名医生,应尽力保护自然,能不用稀缺资源的就不用稀缺资源。同时要保护病人,能不用猛药的就不用猛药;能不用贵药的就不用贵药。」

大医如斯,保护自然,爱护病人,是自然与人类的守护者!

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吗?

点右边奖杯,点个赞⤵

平均分: / 5. 评价数:

太好了,这篇文章对你有用...

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你没用...

让我们改进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