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良知,知识也是野蛮的!

没有良知,知识也是野蛮的!

作者:鲍鹏山

文化确实是一个能够激发我们感情的崇高东西,它和知识是不一样的。

一个有文化的人,你会发现他的生命力是非常旺盛的。

他不是冷冰冰的,而是富有激情、情怀,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爱和诗意的眼光。

可是今天,我们从中小学到大学的教育,更多的是在教知识、技术、专业,唯独缺少文化。

我们培养了很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很多高学历的野蛮人,他们是冷冰冰的。

有句很出名的话:知识就是力量。

中国人耳熟能详,而且对它很是认同。

从历史上看,1840年以后,中国面对西方的科学技术,不堪一击,于是得出一个结论:落后就要挨打。

这个落后,就是指科学技术的落后。

从现实上看,如果今天我们不能用知识很好地答出一份标准化试卷,可能就读不了好大学、好专业,找不到好工作,以更好地满足自己物质的欲望。

无论从历史经验还是现实压力,我们都知道知识太重要了。

但是我今天要对大家讲的是,尽管知识确实重要,但知识也有局限性。

什么叫知识?知识是对这个世界所有事实的认知。

既然世界是无限的,那么知识也是无限的,可悲剧的是人生是有限的。

庄子就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

世界是无限的,我们的生命是有限的,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世界所包含的无限知识,那么我们的人生就会废掉。

当知识不成体系时,它是无用的,只是碎片。

举个例子,曾有一家报社搞国学知识竞赛,找了一批专家出了一套国学题目。

题目出完后,编辑想让我审一下。

我看了5分钟,对它的判断就是6个字:无趣、无聊、无用。

比如有一道题目问:胡萝卜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

如果你能把它变成系统的知识进行分析研究,它是有意义的。

但是假如一个人并没有这样的意愿和目标,他只知道胡萝卜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这样的知识对他不仅没用,还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因为他知道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答案,心里一阵窃喜,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牛的人,并且他特别想让别人知道这一点。

于是,他天天等着别人提问,以期收获别人的敬佩。

为了等到这一天,他可能每次和朋友吃饭的时候都点胡萝卜,别人吃得很香,他却只等着一个问题。

这根胡萝卜把他一辈子都拴死了。

德国哲学家尼采写过一篇文章叫《我为什么这么聪明》。

他的结论就一句话:我之所以这么聪明,是因为我从来不在不必要的事情上浪费精力。

生活中有太多这样无用的知识,但是在生活中,确实有不少人专心致志、兴高采烈、兴趣盎然地用琐碎的知识,把自己的人生切割成碎片。

有一次我坐出租车,司机正在收听一档知识竞赛节目。

节目中,主持人放了5个音乐片断,每个片断几秒钟,随后提问:这5个音乐片断,有2个片断属于同一首歌,你们谁知道?一个小伙子抢答说他知道,并且回答正确。

紧接着第二个问题是:其中有2首歌出自同一张音乐专辑,你知道吗?这时我紧张了,我怕他知道。

他不知道,说明他还是正常人,如果他知道,他这一辈子可能就废了。

但是没想到他真知道。

这时我让司机把收音机关掉。

司机吓一跳,问为什么?

我说:“它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并且在误导我们生命的流向。”

这就叫无用的知识,生活中有太多这样无用的知识。

比如,很多人关心某个明星喜欢的颜色是什么,星座是什么,结了几次婚,又离了几次婚。

当一个人把精力花在这些地方时,他可能获得了知识,并且在饭桌上能与人聊天,但他会变得特别琐碎。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警惕知识》。

主要观点就是,我们的生命本来就不可能占有无限的知识。

更可悲的是,无聊的知识会让人生变得无聊,琐碎的知识会让人格变得琐碎,甚至猥琐。

孔子的学生子夏说:“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但是“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即使是胡萝卜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这样的知识,你可以拿来吹吹牛,但如果你老是把认知集中在这种信息上,你的一生肯定不会有什么成就。

你用琐碎的知识把人生变成了碎片,所以君子不为。

荀子曾提出过对知识的鉴别。

他说有些知识是无聊的、无用的、无趣的,这样的知识荀子有一个判断,叫“不知,无害为君子;知之,无损为小人。”你知道了这样的知识,并不能够因此成为君子,你不知道这个知识也不会因此成为小人。

有的知识对你的人生,一分都没加,又何必耗费精力和时间呢?

但是在生活中,确实有不少人专心致志、兴高采烈、兴趣盎然地用琐碎的知识,把自己的人生切割成碎片。

实际上,在知识之外有一种更重要的东西。

《列子》里面有篇文章叫《两小儿辩日》,在座的都读过。

两个小孩辩论说,太阳早晨离我们近,还是中午离我们近。

两个人都有根据,说早晨近是因为早晨的太阳比中午大;说中午近是因为中午的太阳比早晨热。

孔子活得真有压力,他几乎是那时候的“谷歌”和“百度”,大家有什么问题都跑去问他。

两个小儿问孔子,但孔子没法判断。

于是作者就借小孩的口吻讽刺孔子:“谁说你知识多?”作者大概是想,只要否定孔子的知识多,那就否定了孔子的价值。

这个思路显然是错误的。

在人生知识的考场上,谁能站到最后?

比如,复旦大学自主招生出过一道题,老师对学生提一个要求:“你现在问我一个问题,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是要我回答不出来,第二是你必须要有标准答案。”

很多人说这个题目太雷人了,可我就觉得出得很好。

因为它告诉我们,在知识的考场上,没有人可以站到最后。

有一个聪明的学生马上问:“老师,你知道我祖父的名字吗?”

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吗?

点右边奖杯,点个赞⤵

平均分: 0 / 5. 评价数: 0

抢先点评此文章。

太好了,这篇文章对你有用...

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你没用...

让我们改进这篇文章!

请告诉我们如何改进这篇文章?

Author: 茉莉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