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来了,中国家长才是最肥的韭菜!

暑假来了,中国家长才是最肥的韭菜!

一年一度的史诗级灾难大片《暑假》又要上演了。

作为90后,记忆里小时候的暑假是在农村奶奶家度过,白天和小伙伴疯跑玩耍晒得黝黑,晚上在小院儿纳凉,习习夏风穿堂,从井水里吊出来凉透心扉的西瓜、漫天的繁星、几亩方塘里的荷香与蛙鸣,是关于暑假的美好记忆。

但带有这样愉悦味道的暑假恐怕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就此封存。

如今,从“月入3万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到“甭说3万,8万都撑不起!”种种新闻,更像是一场散播焦虑的媒体与一心敛财的培训游学机构的精心合谋。

家长们拿着钞票迫切入网,孩子们麻木被动地接受一切安排。

结果,很多钱都白花了,稀里糊涂就做了精明商家们的“韭菜”。

一个好端端的暑假,硬生生过出了“炼狱”的感觉。

疯狂的暑期培训班

暑假上补习班,几乎是所有孩子逃不掉的命运。

假期还没正儿八经的开始,各大培训机构就已经摩拳擦掌,早早站在校门口争C位,发传单,提前捕捉猎物。

在培训机构眼里,一个中产家庭有近一半的收入都要花在子女教育上,这笔钱肯定是要花掉的,问题是谁能挣到它。

于是,个个家长都是待宰的羔羊。

普通班,提高班,尖子班,超常班,目标班,保过班……划分如此之细,总有一款适合你家的娃。

什么,不想上?那怎么行?

“你看,那谁谁谁家孩子才上初三,高三的课都学完了。”“那谁谁谁家孩子,成绩那么好,还在上提优班。”“那谁谁谁家孩子,上奥数课,可以保送清华!”

你想做个佛系的家长,在大环境里呆久了,总会被拖下水。

▲ 图说:南京市一名小学生从补习班广告旁走过。新华社沈鹏/摄

课外补习班这块肉有多肥?

数据显示,中国校外培训行业所得收入,从2012年的2281亿元增至2017年的3930亿元,预计到2020年人均花费在6862.63元左右,培训市场总规模将超5000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在100万家以上。

对于暑假补习班,很多家长的态度是:有问题要上,没问题创造问题也要上。

毕竟自家闺女不补课,开学了成绩很有可能会被隔壁老王家儿子超过去。

上补习班,那还得上好的。

尤其是“名师补习班”,花钱如流水,还不能喊一句心疼,不然在其他家长眼里就是矫情。

家长的钱包被透支得干干净净,而“名师”们一个暑假就赚到了一套房。

《疯狂的黄庄》一文,曾描述了北京海淀黄庄的疯狂补课情形。很多妈妈放弃工作,一门心思陪太子读书,她们疯狂追逐名师,并且私下找名师“攒课”。

通常,一个数学名师的课时费大约是3小时8000元,一年收入个几百万的,并不稀奇。

教育机构的高薪,吸引了一大批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前来应聘,不少清华北大的学子毕业后也进入了课外培训机构,成了个培训师。

风水轮流转,为了考名校去机构疯狂补课,考上名校又回到机构,成为为下一代人疯狂补课的培训师,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循环。

这一类游学的水份有多少,咱也不敢问。只不过,“曼谷游学营”可能改名成“曼谷旅游团”比较符合本质。

事事精明的家长,遇到孩子的问题,往往就昏了头。

月薪3万真的撑不起一个暑假吗?

在家长圈里,也有一条暑期“鄙视链”。

第一级是“放养型”,孩子啥班都不用上,在家吹空调看电视吃西瓜,完成学校的暑假作业就可以了,相应的也就没什么支出。

第二级是只上语数外的补习班,一个暑假下来的花费在2000-3000元左右。

第三级是补习班+兴趣班,在一个二线城市,像舞蹈班或者绘画班,一节课收费在百元左右,算下来,总支出在5000-6000元。

第四级是补习班+兴趣班+国内夏令营,总消费在万元左右。

而在鄙视链顶端的,则是在这些基础上,还要来一个亲子国外游,一个暑假,3万打底。

这种“赢在起跑线上”的教育文化,已经深度绑架了家长的人生,从有了孩子以后,就放弃了为自己而活。

更可怕的,是经济实力和教育追求上的绝对“错位”。

月薪五千,非要省吃俭用,砸锅卖铁,让孩子过月消费2万的生活。换来自己一腔怨言,孩子也不会心存感激。

换句话说,“月薪3万撑不起孩子一个暑假”的抱怨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更像是炫富,撑不起就不撑呗,就非得出国游学?

在这一场漫长的教育竞争中,家长和孩子“损伤惨重”,只有这场活动的组织者,教育培训机构和各种游学机构赚得盆满钵满。

一个多么完美的财富转移过程啊。

当然,也有另类的“硬核”家长。

认识一个广东商人,两个儿子一个考上二本,一个只上了大专。

他说,自己很支持孩子读书,但不强求,孩子们小时候没补过什么课,也从不逼着他们补课。虽然孩子们成绩一般,但都懂事孝顺,小儿子虽然只上了大专,但脑袋瓜灵活,一点就通,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

对于那些对孩子教育疯狂砸钱的家长,这位“硬核”老爸留下了“灵魂拷问”:“本来就不擅长应试教育的孩子,补完课就能突飞猛进了吗?”

相关报道:个体理性与群体疯狂:被育儿竞争毁掉的中国父母

在中国,五花八门的育儿焦虑每天都在重复发生,有关孩子如何难弄,教育如何昂贵的信息充斥整个社交媒体,这也给这个国家生育率的下降送上了一记神助攻。

不过,美国西北大学经济学教授马赛厄斯·德普克(Matthias Doepke)和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法布里奇奥·齐利博蒂(Fabrizio Zilibotti)合著的《爱、金钱和孩子》一书则告诉我们,育儿焦虑其实是一个全球化现象。除了北欧等几个国家,大部分我们所熟知的“知名国家”,都存在类似问题。

也就是说,中国并不例外。

▲《爱、金钱和孩子:育儿经济学》,作者:马赛厄斯·德普克、法布里奇奥·齐利博蒂,吴娴、鲁敏儿 译,格致出版社2019年6月。(图/网络)

01专断型、放养型和权威型

历史地看,父母并不是一层不变的。从古至今,我们对于父母的定义都是“爱孩子的”,但具体到不同时期、不同阶层、不同文化,就会发现父母在爱孩子的方式和做法上,存在着天壤之别。

德普克和齐利博蒂援引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黛安娜·鲍姆林德提出的三种教养方式,即专断型、放任型和权威型。对于包括中国父母在内的全球父母来说,总体上都可以归结为上述三种教养方式中的一种或两种结合体。

图/东方IC

专断型教养方式值得是父母要求孩子绝对服从,并且也能够对孩子进行控制。

在很多时候,专断型父母会使用体罚的手段来控制孩子的行为。当然,需要分清楚的是,专断型父母并不是“虐童爱好者”,他们只是通过暴力施威来建立孩子的规则意识,并相信自己是在帮助孩子获得更好的未来。在很多时候,专断型父母也会表现得非常慈爱和深情。

今天,大部分中国父母都可以归属为专断型父母,即使是知识分子群体——不管左中右,他们也都信奉“不打不成器”的古老育儿准则。当然,也有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父母开始调整自己的育儿方式,在接下来,我会继续提到。

放任型教养方式指的是父母遵循自由放任的理念,让孩子自主决策,培养独立能力。

在全球范围,这种教养方式的流行范围并不广泛。需要指出的是,父母对孩子不管不问,例如中国外出务工的父母和在家留守的儿童,他们之间的沟通很少,孩子的成长过程往往是自由放任的。但这并不符合放任型教养方式的定义,因为父母对孩子放任的前提,是父母主观上愿意将孩子作为一个独立、平等的人看待,并信任孩子可以做好自己的决策。

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吗?

点右边奖杯,点个赞⤵

平均分: 0 / 5. 评价数: 0

抢先点评此文章。

太好了,这篇文章对你有用...

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你没用...

让我们改进这篇文章!

请告诉我们如何改进这篇文章?

Author: frank

jcdfrank@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