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粘锅竟然毒害世界60年

不粘锅竟然毒害世界60年

我们常用的不粘锅尽然剧毒!不粘锅是必须要在低于260摄氏度的温度下,才能正常使用的,否则有剧毒!

一个美国男孩在出生时就有面部缺陷:他的一个眼睑呈锯齿状,视网膜与虹膜分离,而且只有一半鼻子,一个鼻孔。

这个名叫Bucky的男孩,为了能够活下来,差不多接受了30多次手术,小小的年纪就遭受了“千刀万剐”,但面容仍然惨不忍睹。

还有一件事情,听起来好像和男孩毫不搭界:美国的一个农民,发现了自己养的200多只牛不停的死亡,到最后,只剩下40多头。

吊诡的是,牛的死状异常恐怖:瘦骨嶙峋,背部凸起,眼睛白蓝,牙齿乌黑。

有关方面对其展开了调查,却不料,这一查,竟然是20年,没有结果。

这两个案子有关联吗?

有!

其背后的关联度,足够让你倒吸一口凉气。

今天要说的故事,

要从20多年前的

一件震惊世界的化工大案说起……

1998年,美国律师比洛特受老家朋友委托,去调查一桩莫名其妙的“牛死亡”事件。

农场主威尔伯特侬拍摄的视频让这位环境律师决定接下这宗案件:一头红色的牛站在干草堆里,瘦骨嶙峋,背部弓起;另一头黑色的牛死时眼睛发蓝。

通过调查,比洛特发现——这位农夫家里有600英亩田地,曾在80年代把其中的66英亩卖给了一家公司,用于建造垃圾填埋场。

然而自从填埋场建好之后,他家的牛就开始接连不断的死去,因此特侬怀疑是那家公司在背后作怪。

比洛特问他把地卖给了哪家公司,听到回答后,比洛特被吓了一大跳——“是杜邦公司。”

杜邦公司,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化工企业,世界500强榜上有名,尤其和美国政府有说不清的关系,因此在美国权势极大,无人敢惹。

比洛特律师心里忐忑地接下了这个官司——“村民们能依靠的只有我,所以我不能走。”

在社会各界的排挤下,比洛特独自一人坚持寻找着线索。到了1999年夏天,比洛特在西弗吉尼亚州南区联邦法院,把杜邦公司告上了法庭。

他亲自调查杜邦公司使用的化学物质,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然而深入调查之后,呈现在他眼前的,则是更加骇人听闻的景象——垃圾处理厂附近7万多名居民,已经有3500多人患了癌症。

不仅如此,在杜邦垃圾处理场工作的7个孕妇,生下的孩子有5个是畸形。

几天之后,他在杜邦寄给环保署的一封信中发现了一种叫做“PFOA”的物质,疑惑的是,他查遍所有记录在册的化工物质,却没有任何PFOA的线索。

这种物质似乎是被杜邦保密起来,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PFOA全名为全氟辛酸铵,上世纪30年代在美国被发明。

当布洛特看到那封信时,这种物质投入市场已经超过半个世纪。在人类所知的各种固体材料中,它具有最低的摩擦系数,因此普通人生活中最熟悉的,就是用它生产的不粘锅涂层

就在即将山穷水尽的时候,是美国的司法系统发挥了作用。法院规定——被告必须无条件出示原告索要的资料。就是这条规定,让调查得以继续下去。

比洛特要求杜邦公司提供PFOA的全部资料,杜邦只能服从司法,给出资料。

但是他们故意不给出简明扼要的信息,而是把多达11万张的纸故意打乱,塞进几十个箱子里,扔给了比洛特。

这11万张资料里,包含了杜邦从50年代开始,与PFOA有关的一切内部通信、体检报告,以及各种机密的科学研究报告。

比洛特花了整整4个月之后,终于把资料读完了。

翘首以盼的真相也终于出现了——PFOA是一种剧毒化学品,而且杜邦公司从一开始就知道它的危害,只不过为了公司利益,一直对它的毒性秘而不宣。

比洛特在资料中发现,早在1951年,杜邦公司就得知PFOA属于危险化学品,但由于政府没有把它列入危险化学品名单。

于是他们就铤而走险,利用PFOA研制出了一种,名叫“特氟龙”的不粘锅涂层。

这种涂层属性优良,一经推出立刻成为全球最畅销的不粘锅涂层,广受全世界消费者的喜爱。

然而事实上,这种涂层只要被加热到300摄氏度以上,就会释放出PFOA,对人体产生极为严重的危害。

除此之外,杜邦为了提升利润,还擅自把剧毒的PFOA,加入到清洁剂、户外运动衫和运动鞋等民众日常生活离不开的物品中。

资料还显示,杜邦早在60年代就清楚,PFOA会让老鼠和兔子等动物的肝脏变大。

它的致命问题在于,不粘锅是必须要在低于260摄氏度的温度下,才能正常使用的。

如果你的使用范围一直在在这个标准下,那么恭喜你,你不在被毒害之列。

真正的隐患,来自于合成特氟龙涂层的一种加工助剂——PFOA!也就是被称为C8的物质,这可是一种有毒、有害、致癌的物质!

至今已经发现,这种物质可以导致:肾癌、睾丸癌、溃疡性结肠炎、高胆固醇、甲状腺、先兆子痫!

70年代,他们已经知道自家工人的血液里普遍含有高浓度的PFOA,他们却选择掩盖真相。

一切关于杜邦的邪恶真相,就此昭告于天下。2000年8月,杜邦公司在舆论排山倒海的攻势下,迫不得已向特侬一家赔偿100万美元。

然而事已至此,是赔偿特侬一家就能解决的吗?那些患癌的村民,那些天生致畸、一辈子被耽误的孩子们,以至于遭受污染的全体国民,拿出100万美元就想把事情摆平了?

比洛特不由分说,发起了对杜邦的第二次猛攻。

2001年,比洛特撰写了一封长达972页的投诉信,记载了杜邦犯下的136条罪证,发送给了美国环保署,以及美国所有相关的机构。

然而信才刚发出,就再次遭遇了强力阻挠——美国环保署辩称,他们只能检测那些已经被列入监管范围的化学品,而PFOA还没有纳入监管,所以他们无能为力。

就在如此山穷水尽的时刻,西弗吉尼亚州专门为这个案子通过了一项法律——原告只需证明自己被迫处于有毒环境,即可胜诉。被告必须出资为原告进行医疗检查!如果原告之后再次因此患病,可以继续无限次要求赔偿。

在强大的法律约束下,作恶多端的杜邦再次败下阵来。2004年9月,杜邦同意为污染区出资安装过滤装置,并支付7000万美元赔偿金,用以赔偿被毒害的杜邦内部员工。

比洛特还必须证明,村民的疾病与PFOA存在直接关联,否则村民无法拿到赔偿。

为此,比洛特建议受害的7万村民,去医院体检,让一份份体检报告成为呈堂证供。

在之后的7年里,不断有村民给比洛特打电话,说村里又有人查出了癌症,又有人因为癌症死去了。

就连一开始向比洛特求助的那个农夫特侬,也在这7年的等待中,因为心脏病离世了。

2011年12月,法官把涉案的医生传唤到了法庭,让他们在法庭上说出了真相——PFOA与人的肾癌、睾丸癌、甲状腺疾病、高胆固醇、妊娠毒血症、溃疡性结肠炎等疾病存在关联。这下,杜邦彻底无话可说了。

“7年过去了,我终于做到了当年对居民的承诺。”截至2015年10月,一共有3535名受害人对杜邦提出了诉讼。

到了2017年2月,杜邦宣布其拆分出的负责化学品业务的新公司科慕,赔偿3535名受害人每人160万美元,加之后续追加款项,总计9.2亿美元。

受到这桩世纪大案的影响,美国政府已于2010年削减了境内95%的PFOA使用量。并在2015年全面禁用了PFOA,目前美国境内已经找不到任何含有PFOA的商品。

欧洲国家也发布了对PFOA的禁令。2017年2月,欧盟委员会发布技术性贸易措施通报,全面禁止PFOA及其盐的生产和上市。

加拿大也已经于2018年,停止生产PFOA及其盐类化工品。

国内目前生产的不粘锅也已经全面抛弃了PFOA。

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吗?

点右边奖杯,点个赞⤵

平均分: 0 / 5. 评价数: 0

抢先点评此文章。

太好了,这篇文章对你有用...

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你没用...

让我们改进这篇文章!

请告诉我们如何改进这篇文章?

Author: 茉莉花开